张涵予、袁权伟人|中国队长执行董事李锦文访谈

(李锦文。

照片/受访者合影)9月30日,《中国队长》上映。这部电影由刘伟强执导,由张涵予、袁权、郝欧、杜江、张天爱和秦丽等明星出演。这是三部国庆献礼电影之一,以《登山者》和《我的祖国和我》迎来了国庆节。

影片改编自2018年5月14日四川航空公司空3U8633机组成功处理特殊情况的真实事件。

同一天,飞机遭遇挡风玻璃破裂。幸运的是,刘传建机长和其他机组人员反应冷静,成功为成都双流机场做好了准备。机上所有119名乘客和9名机组人员安全着陆。

很容易想到美国电影《萨利船长》,这部电影也是基于真实事件。

在豆瓣和智湖等社交网络上,也有声音在比较这两部电影。

《中国队长》的制片人李锦文不同意这一说法。

在她看来,“中国队长”是事件的原貌,而“萨利队长”则被延伸到讨论人与官僚之间的斗争。

这两者之间没有可比性。

采访中,李锦文留着短发,说话、穿着和表演能力都很强。

在哥伦比亚电影(亚洲)公司工作期间,她参与了一系列观众熟悉的电影的制作和监督。

在《功夫》、《双瞳》、《卧虎藏龙》、《可可西里》和《少不了一个》后面都是她的身影。

在行业内,李锦文享有很高的声誉,并受到许多电影制作人的尊重。

但这并不是“跳出循环”。

在接受采访之前,她特别向《中国新闻周刊》强调:只讨论电影,不要写太多关于我个人的事情,我不想给自己带来太多的关注。

在影视行业中,“制片人”的定位相对模糊。在不同的人下,它会呈现不同的特征。

李锦文属于动手型。

除了导演的枪击,一切都与此有关。

包括预算、化妆、合同、设备、演员的日程安排、工作人员的吃喝,甚至转移一辆车去接演员,都在他们的工作范围之内。

总而言之,像生产团队的总经理一样,安排好所有的细节和程序是必要的。

李锦文和刘伟强之间的合作可以追溯到30多年前。

在20世纪80年代的香港,当时刘伟强只是一名摄影师,李锦文仍在担任制作助理,两人开始合作。

对于刘伟强,李锦文的评价是“迅速而坚决的”,有能力把一切都安排得井井有条。

尽管有多年的默契合作经验,《中国队长》的难度对双方来说仍然是一个挑战:全新的主题、陌生的领域和礼品电影。

最大的问题是时间有限。

2018年5月,四川航空公司进行了紧急支援。不久,博纳找到了主题,找到了刘伟强,并开始了项目准备。今年1月3日,脚本编写完毕,系统启动。3月中旬,枪击停止,进入后期阶段。

紧接着发布和宣传工作开始了。

在拍摄过程中,刘伟强没有休息,也没有给球队放一天假。

这违背了他通常的习惯。

在刘伟强的概念中,一个人只有将工作和休息结合起来才能发挥出最大的生产力,连接轴只会带来损害,但这一次他触犯了法律。

“他(刘伟强)喜欢多休息。

他一直认为人们应该调整,不能总是开枪。

但这一次,我相信这是刘导唯一一次真的没有休息,所以过渡应该被视为休息。

”李锦文告诉《中国新闻周刊》。

在压力下,人们经常会爆发出巨大的能量。

《中国队长》的完成超出了每个人的预期。

经过紧张的工作,这部电影终于如期上映,并于9月28日获得最高票房。

然而,李锦文不想对最终结果做出太多预测。

“我们每个人都尽了自己的职责,使这个项目成为最好的。至于票房,让上帝来决定吧。

“我们对《中国新闻周刊》来说太难了:据说《中国队长》在初步研究期间得到了民航的很多帮助。细节是什么?李锦文:民航为这部电影开辟了许多频道。

所有英勇的船员,我们都去过,这不是一次简单的访问,而是一次又一次的访问,我们回忆了与他们在一起的所有细节。

例如,驾驶舱里发生了什么?客舱乘务员如何安抚和控制所有乘客?然后恢复口述图片并做一些精彩的艺术处理。

在准备和拍摄阶段,民航还任命了飞行、机组人员空管理等方面的专业顾问,在整个过程中为“中国机长”提供专业指导。

然而,为了电影的戏剧化,我们没有100%还原它。

在收集了基本信息后,我们根据信息和巨大的需求分配了119名乘客。

一些藏人正在回家,一些年轻人正在旅行,还有两名外国乘客。

因为这毕竟是一部电影,它不能太平淡,我们仍然希望它有一点等级观念。

所以我虚构了一些角色。

中国新闻周刊:这部电影从准备到发行只有一年时间。时间紧迫。影响是什么?李锦文:《中国队长》和《火英雄》的作者是同一个人。

“火英雄”结束后,她立即加入了这个新项目。

我真的没多少时间了。

我们太难了。

你算算《消防英雄》是在2018年10月推出的,《中国队长》是在今年1月3日推出的。

因此,写剧本不到两个半月。

在写作过程中,我们还参观了许多地方。

我们都不知道整个民航系统,所以我们去过重庆和成都很多次。

因为剧本只能在所有的区域、通道、塔楼、机场部门和机构都被彻底参观过之后才能写。

例如,电影中有一个总司令,我们也拜访了他。

我们最后看到的消防车和救护车是根据他告诉我们的应急系统安排的。

每当有事情发生时,要启动的应急计划的数量、要发送的汽车数量、要发送的汽车数量和要说的话都严格按照民航系统执行。

至于真正的拍摄,没花多长时间。

因为演员需要保持他们的情绪,如果时间太长,情绪就不会一直存在。

导演刘伟强对此控制得很好。

它非常系统化。之前有排练,暂时到达现场后没有必要慢慢调整。

中国新闻周刊:这部电影拍摄过程中,用了哪些特效技术来还原川航事件当时的情景?碰到了哪些难题?李锦文:因为只有空客A319能飞高原,所以我们在西安做了一个一比一的A319模型。《中国新闻周刊》:在这部电影的拍摄过程中,使用了什么特效技术来恢复四川航空公司事件的场景?遇到了什么困难?李锦文:因为只有空乘客A319可以飞往高原,我们在Xi安做了一对一的A319模型。

然后,为了得到更多的座位,它被分成三个部分,一个是驾驶舱,一个是头等舱,一个是经济舱,座位被安排成三个空。

(中国队长)集合。

在电影中,飞机颠簸不平,所以我们在模型下做了一个平台。

每次飞行我们都有一个单独的平台,只要我们想拍摄一张颠簸的机舱照片,这个平台就会被激活。

(中国队长)集合。

最麻烦的事情是拍摄整个飞机的运动,当三个机舱连接在一起的时候。

首先,第三间小屋之间有一个接口。我们必须把它弄得很平,否则观众会看到的。

那么这三个平台,即三段模型,如何保持它们的运动在相同的频率和振幅下,中间没有任何间隙呢?这是最困难的。

对此,我们做了很多实验,最终让它没有任何问题。

在Xi制造模型飞机的公司一直在帮助我们调试它。

每个人的头都很大。

中国深圳定海新闻周刊:在网上,经常有网友把“中国队长”和“莎莉队长”相提并论。你如何看待这个比较?李锦文:就我个人而言,我觉得这是两个不同的电影主题。

“中国队长”基本上恢复了这一事件的35分钟原型。

我认为我们的故事比他们的更激动人心、更完整、更直观、更有影响力。

“萨利上尉”被延长了,他们讨论了上尉与官僚机构对抗的过程。

事实上,它们和我们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主题,不太适合比较。

中国新闻周刊:请评论几个主要演员的表演。

李锦文:所有的星星都很好,全体船员都很好。

但是时间有限,我们不能全部谈论它们。

首先,船长不必谈论它。张涵予是我们的主播。

他现在就像是刘传建上尉自己的兄弟。

电影拍摄前,他们留下了联系方式。

一旦韩愈对自己的角色有了任何想法或新的认识,他将直接与刘传建沟通。

韩愈的戏非常稳定。

坦率地说,要不是他,我想不出有谁能扮演队长。

还有袁权,真的,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和韩愈是同一类型,非常内向。

毫不夸张地说,她可以不用很多线就能表演一种力量。她的气质、眼睛和说话方式可以支撑整个行李厢。

我认为整个团队的选角都是正确的,尤其是张涵予和袁权。真的很棒。

中国新闻周刊:电影结束后有什么遗憾?李锦文:每部电影或多或少都会有遗憾,但事实上我们的团队已经很棒了。

从去年5月14日的四川航空事件到今年9月30日的上映,我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成了这部电影。特效仍然非常大,使用了1000多个特效镜头。

《中国大陆新闻周刊》的香港电影制片人:你什么时候全心全意来北方拍摄的?李锦文:以前是间歇性的。

如果真的从头到尾都在计算,那就是2005年。

那一年,我在大陆拍了一部英语电影。

它被称为“生与死有生命”。导演是元奎。

制作团队的主要演员和制片人基本上都是外国人,而其他人都是中国人。

起初,饮食不适应。

我不能吃任何辛辣的食物,一点也不能。

现在我可以比一般人吃得更好,而且我已经接受过这样的训练。

此外,当时我的普通话不是很好,而且我也不能听懂所有地方的俚语。

最痛苦的是我不能理解简化的字符和脚本。

拍戏时,我们从桂林开始,然后搬到横店。

那时,情况很糟糕,人们开了很多玩笑。

在横店,我经过一个叫义乌的地方,但当时我把它读成了“叉形鸟”,并且叉形了很长时间。

这就是区别。

我一直在努力学习。

现在,除了一些方言,我觉得我能听懂95%以上。

我自己的普通话也提高了。虽然每个人都还能认出我的口音,但我仍然坚持在APP上学习拼音。

香港没有拼音,很难记住发音。

中国新闻周刊:在“中国队长”和“攀登者”后面是香港队。

过去两年,香港队与内地队的合作越来越频繁。

在整合的过程中,你的思想发生了什么变化?手术会有一些变化吗?李锦文:我不能代表导演。我只能代表一些离我更近的香港电影人。

我们都是中国人。

我们希望内地与香港不会分离。

我们都是统一的祖国。

只是当我们在英国统治下,在我们回来之前,我们是可怜的,无根的,精神上像小孤儿。

到目前为止,我只希望带一些我在国外学到的东西和一些香港的好东西,可以和内地的影视圈媲美。

例如,形成一个系统和一些好系统的一套技术。

然后,在与大陆团队合作的过程中,我们将学习和适应,使电影更好。

另一方面,我在内地也是一个不断学习的过程。

如果我用一首歌来表达我的心情,那就是《中国队长》结尾的那首“我爱我祖国的蓝天”。

这首歌的选择最初是为哥哥准备的。现在我们都喜欢这首歌。

中国新闻周刊:这一次,中国队长陷入了“我和我的祖国”和“登山者”的交叉火力之中。你认为有获胜的希望吗?李锦文:坦率地说,我也不假装慷慨。我真的希望这三部电影都好。

因为只有三部电影是好的,我们能证明整个电影市场又是好的吗?

统治是没有意义的。支配地位并不意味着一个好的电影市场。它只显示了一个特例。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