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妆品广告费用没有上限?相关客户上海和伽蓝去年为联创互联网创造了2.3亿元

化妆品和卫生用品是一个利润丰厚的行业。这是真的。

的确,化妆品和卫生产品,无论是品牌还是渠道供应商,都需要在广告上花很多钱来增加流量、提高品牌知名度和促进销售。

然而,像2017年12月成立的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的上海伽蓝化妆品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伽蓝”)一样,2018年花费2.3亿元在互联网上做广告令人费解。

因这样“傻白甜”客户而业绩受益的服务商是以“数字营销和化工新材料制作”为双主营业务的A股上市公司联创互联(300343.SZ),据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上海伽蓝是公司第三大客户,创造营收占公司总营收的6.39%。受益于这种“傻白甜”客户的服务提供商是联创互联(300343)。深圳),一家以“数字化营销和新化学材料生产”为双重主营业务的a股上市公司。根据2018年年报数据,上海伽蓝是公司的第三大客户,产生的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6.39%。

迪格比指出,上海伽蓝的母公司伽蓝(集团)有限公司(伽蓝集团)也持有联创互联子公司15%的股份,上海伽蓝与联创互联形成关联交易。

营业收入增加8.23亿元,上海伽蓝贡献28%。在谈论上海伽蓝与联创互联网的联系之前,让我们先来谈谈联创互联网2018年的表现。从数据来看,联创互联网去年的收入和净利润可以说是“成功也打败了小荷”。

自2015年互联网广告转型以来,联创互联网的收入持续上升,尤其是互联网广告带来的收入比例逐年增加。去年年报显示,联创互联网去年实现收入36亿元,同比增长30%,其中互联网广告实现收入31.66亿元,占总收入的88%。

然而,尽管收入数据喜人,净利润却大幅下降,去年亏损19.54亿元,同比下降626%。

巨额亏损背后是联创互联网对其收购的四家公司商誉高达20.7亿元的减值,这四家公司是联创互联网广告业务的支柱公司上海新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和”)、上海吉创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吉创”)、上海林动营销策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林动”)和上海澳头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澳头”)。

为什么网络广告业务的收入如此之高,但商誉的减值却如此之高?商誉减值调整利润的组成部分是什么?深交所已经就此问题发出了质询。

如果联创互联在2018年没有产生如此高的商誉收益,实际利润将为1.97亿元,比2017年下降61%。

问题的症结在于收入增加了30%,净利润下降了61%。收入与利润不匹配是不寻常的。

作为第三大客户,上海伽蓝在促进联创互联2018年高收入增长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联创互联2018年收入8.23亿元,其中上海伽蓝贡献2.3亿元,约占30%。

化妆品行业网络广告爆发?上海伽蓝第一次晋升为联创互联网“三大”客户,甚至想不到“保持低调”。

据了解,上海伽蓝成立于2017年12月13日,注册资本为1000万元。2018年,从联创互联网获得服务的成本为2.3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伽蓝的母公司伽蓝集团持有联创互联15%的子公司。因此,上海伽蓝与联创互联2018年的劳务构成关联交易。

根据伽蓝集团官方网站数据,公司集研发、生产、销售和服务于一体,专注于化妆品和个人清洁护理产品。自2001年在中国上海发展以来,公司先后建立了苏梅、自然馆、植物智慧、春夏等多个品牌。

事实上,随着化妆品用户变得越来越年轻,以及80/90后消费者的消费特征,品牌制造商正被推回去加大他们在数字营销方面的努力。

根据公共数据,欧莱雅的数字广告在2016年占30%以上,互联网广告在2017年占50%左右。

应该注意的是,即使化妆品使用者的习惯正在改变,广告的形式和强度也会改变。然而,互联网广告成立后不到一年的“烧钱”与服务提供商的“乱花钱”之间的关联必然会引起人们的想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