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风集团:现金仅占流动负债的1/80。认捐已达到最后期限。

因为1.2万薪资纠纷就被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那么暴风集团(300431)现在的现金流情况究竟如何呢?查阅暴风集团相关资料后,小编发现截止2018年9月30日,暴风集团现金和等价物余额仅为2497.09万元,但流动负债却高达20.12亿元;此外,在暴风集团实际控制人冯鑫所有质押中,到达平仓线的共有9比,其中还有2比将在2019年3月到达解押日期。由于12,000起工资纠纷被法院列为不诚实的执法人员,风暴集团(300431)目前的现金流状况如何?边肖在咨询暴风集团相关信息后发现,截至2018年9月30日,暴风集团现金及等价物余额仅为2497.09万元,但流动负债高达20.12亿元。此外,暴风集团的实际控制人冯欣持有的承诺中,共有9个比率已经达到收盘线,其中2个比率将于2019年3月达到收盘日。

现金不足流动负债的十分之一。根据2018年第三季度的季度报告,暴风集团截至报告期末的现金及等价物余额为2497.09万元,而暴风集团的流动负债高达20.12亿元,仅为流动负债的1/80。

选择数据显示,自2015年第四季度以来,暴风集团的现金和等价物余额开始波动和下降。

当时暴风集团的现金及等价物余额为4.1亿元,2018年第三季度仅剩下2497.09万元。

流动负债是指一年内偿还的债务或一年内的一个商业周期,包括短期贷款、应付账款、应付票据和应付工资。

据报道,暴风集团最近因其12000元的工资纠纷被法院列为不诚实的执法者,俗称“老莱”。

现金和等价物余额的持续下降意味着暴风集团在运营和筹集资金方面遇到困难。

数据显示,从2016年第一季度到2018年第三季度,只有2017年第三季度暴风集团的现金和等价物净增长为正值。

就净利润而言,暴风集团自2016年第一季度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多比的誓言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选择数据显示,暴风集团控股股东的累计质押金额占总股份的95.35%。

此外,两项承诺即将到期,发布日期是今年3月。

2016年3月29日,冯鑫向华融证券有限公司质押111.98万股,收盘价为59.76元。发布日期是2019年3月12日。目前,暴风集团的股价为12.21元。2016年4月12日,冯鑫再次向华融证券有限公司质押648万股,收盘价为45.64元,发行日期为2019年3月26日。

目前,冯欣的承诺中,有9个已经达到收盘线,收盘头寸数为0。

亏损10亿元,上市公司的所有者权益仅为2148.1万元。2019年2月27日,暴风集团发布了2018年度业绩公告,报告期收入11.23亿元,同比下降42.34%。净利润10.9亿元,同比下降2076.43%;总资产12.67亿元,同比下降57.06%。上市公司股东所有者权益为2100万元,同比下降97.99%。

暴风集团表示,收入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控股的子公司深圳暴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暴风智能”)受到资金周转、库存不足和收入下降的影响。

其次,网络视频行业的竞争加剧,公司的网络视频业务收入下降。

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公司根据经营状况估计了主要资产的预计可收回金额。为公允反映公司财务状况,公司计提相应的股权投资减值损失、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及其他资产减值损失,当期利润同比大幅下降。暴风城的智能互联网电视服务正处于业务快速扩张时期。为了积累用户,抢占市场份额,营销推广力度加大,成本增加。该公司的网络视频业务受到激烈竞争的影响,导致利润下降。

尽管四位高管的年薪超过100万英镑,但暴风集团的高管尽管经营业绩不佳,但年薪却非常高。

统计数据显示,暴风集团的四名高管在2017年年收入超过100万元,甚至六名高管在2015年年收入超过100万元。

具体来说,暴风集团董事长冯欣的年薪最高,2017年年薪为209.63万元。助理总裁李元平以年薪151.2万元位居第二。其次是副总经理张彭宇,年薪104.73万元。年薪100万元以上的最高管理者是副总经理鲁宁,年薪103.85万元。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