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个省的地方政府信用排名广东最高,青海和天津最低。

来源:界面记者陈鹏东方金城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近日从经济、金融实力和债务负担三个维度量化了全国31个省级行政单位的信用风险。结果表明,广东、上海和浙江在信用质量方面位居全国前三名,青海、天津、贵州、云南和新疆垫底。 一般来说,东部地区经济实力相对较高的省市排名较高,而排名较低的省市通常具有经济金融实力较低、债务风险较高的特点。相应地,过去一年23个城市投资的非标准违约主要集中在排名较低的省市。 从地方政府信用质量总体排名来看,综合得分较高的10个省市依次是广东、上海、浙江、河南、山东、江苏、河北、福建、山西和湖北 二线的10个省市包括安徽、江西、四川、北京、西藏、陕西、辽宁、重庆、湖南和黑龙江 总体得分较低,排名第三的11个省市主要集中在西部地区,其中青海、天津、贵州、云南和新疆是风险最高的5个省,其余6个省分别是宁夏、甘肃、广西、海南、吉林和内蒙古 经济实力方面,2018年,广东、江苏、山东三省继续保持国内生产总值大幅度领先,21个省份实现或超过全国6.6%的增长率,区域经济整体保持快速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江苏的经济实力得分是全国最高的(9.2),但由于债务过高,其综合排名有所下降。 近年来,广东、江苏、福建经济实力得分明显提高,经济总量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相对较大,区域资源产业优势明显。河南作为中部地区的龙头,新旧动能产业同步发展。劳动力资源雄厚,高速米轨,土地成本相对较低等。都将成为该地区持续快速经济增长的潜在驱动力。 就地方财政实力而言,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东部强,西部弱,中部地区的崛起带动了增长率。 公共预算收入排名前五位的省份是广东、江苏、上海、浙江和山东。最后五个是西藏、青海、宁夏和海南 就增长率而言,浙江、河北、山西和辽宁的金融实力明显增强。此外,总体排名较低的四川、安徽、福建、河南和黑龙江,以及青海、云南和广西,近年来其金融实力也有所增强。 湖南、重庆等地财政收入增速明显放缓。 “尽管青海的经济增长面临压力,但金融实力得分却有所提高。首先,总体预算增长率保持在相对较高的水平。第二,持续稳定的中央支付对其可用财政资源做出了巨大贡献 ”报告说 仅从债务负担来看,江苏、浙江、北京、四川和山东五省债务规模最大,分别为6.8万亿元、3.5万亿元、2.8万亿元、2.5万亿元和2.3万亿元。西藏、湖北、湖南、江苏和浙江的债务增长率最高,分别为71.2%、24.5%、20.5%、19.2%和19.2%。 北京的隐性债务比例最大,分别是6.2倍、天津4.3倍和江苏4.4倍 然而,东方金城公用事业部门副总经理高露指出,风险可能没有数据反映的那么高,因为各省自身的金融资源(包括再融资环境)相对宽松。 报告显示,北京的债务负担率在全国排名第五,隐性债务率在全国排名第三。然而,地方政府的显性债务率相对较低,债务规模远远低于限额。未来债务比率空相对较大,这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债务风险。 江苏经济发达,金融资源丰富。 然而,该省的债务规模庞大,增长迅速。镇江、淮安、台州、连云港等辖区城市的总负债率远远超过江苏平均水平,地方风险需要谨慎。 青海、天津、贵州、云南和新疆作为综合得分最低的五个省市,债务负担相对较高,经济金融实力较弱。 报告指出,青海政府的债务总额(显性+隐性,下同)在全国下游规模较小,但负债率过高。 青海的债务负担率(债务负担率,即地方政府债务余额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达到143%,为全国最高。 就经济和金融实力而言,青海的国内生产总值相对较小,近年来增长率有所下降。 生态保护和重耗能产业的特点制约着青海的经济规模和转型速度。据估计,2019年青海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在6.5%至7.0%之间,经济发展仍将在较低水平上平稳运行。 天津有大量隐性债务。 根据该报告,天津的隐性债务在2018年达到1.75万亿元,在全国排名第四,比前一年进一步上升。隐性债务率达到367%,居全国首位。其中,东丽区、冀州区和滨海新区的负债率很高,超过800% 此外,2017年初,天津主动承认,由于投资驱动型模式转换、制造业转型的阵痛和供给侧改革等因素,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连续两年为3.6%,为全国最低。一般公共预算的增长率大幅下降,过去两年持续下降8%以上。 该报告认为,从长远来看,制造业的转型将有助于为天津的经济增长提供向后的推动力。与此同时,制造业和新兴产业将推动税收整体平稳运行,金融基本面预期良好。 据估计,2019年天津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将升至4.5%,而总预算增长率将降至6% 得益于西部大开发,贵州的经济增长率领先于全国其他地区。 然而,报告指出,贵州省发展不平衡和不充分的问题相当突出,国内生产总值规模和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都位于国家的下游。 与此同时,财政自给率相对较低。 经济和金融的高速增长即将结束,并面临下行压力。 另一方面,贵州债务规模和比例在全国处于较高水平,“债务风险应全面防范” 报告显示,2018年底,贵州政府债务达到1.8万亿元,在债务负担率为125%的国家排名第十,在政府债务率(政府债务/可用财政资源)为311%的国家排名第二,在全国排名第四。 同时,贵州省地方政府的负债率高于全国水平,其中遵义、贵阳、六盘水和黔南的负债率高于贵州省的平均水平。 此外,新疆政府债务偏低,负债率处于全国中游,但该地区偿债环境主要受到风险事件的影响,已经恶化。 2018年,“十七兵团第六师SCP001”技术漏洞导致整个新疆兵团融资受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