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战略集团投资基础:企业战略集团对股票估值、风险和回报的影响

导言作为将西方学习引入东西方文献推荐系列报告的第43篇,本文推荐了Giese、Lee和MeLas等人于2018年发表的论文《投资基础:价值、风险和绩效》。 2.许多研究发现环境、社会和治理特征与企业绩效之间存在正相关,但这些研究未能解释正相关的内在逻辑,这也是本文的重点 3.本文运用标准贴现现金流模型中的三种传导机制——现金流传导机制、异质风险传导机制和价值传导机制,验证了企业环境治理信息与企业价值和绩效之间的关系。 研究还表明,ESG评级是一个有效的选股因子,其强度(即因子有效性)低于传统因子,但其持久性(即因子有效性的衰减速度)优于传统因子 4.本文与其他相关研究的区别在于,其他研究都是基于历史数据,容易陷入数据挖掘的风险之中。然而,本文分析了ESG影响股价的内在逻辑,这对投资者研究非传统因素具有重要意义。 风险提示:文献中的结果都是由相应的作者通过历史数据统计、建模和计算完成的。当政策和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时,该模型有失败的风险。 1.引言许多研究侧重于具有环境、社会和治理特征的公司,研究环境、社会和治理特征与公司财务绩效之间的关系 一些研究发现企业社会性别特征与企业财务绩效之间存在正相关,但这些研究未能解释这种正相关的内在逻辑 本文通过考察标准贴现现金流模型中的三种传导机制,即现金流传导机制、异质风险传导机制和价值传导机制,分析了企业价值与绩效之间的关系。 本文使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金融服务集团的评级数据和财务指标来检验这些传导机制 研究结果表明,公司的环境服务集团信息通过系统风险(较低的资本成本和较高的估值)和异质风险(较高的盈利能力和较低的尾部风险暴露)传递给估值和业绩 ESG投资是一个非常广阔的领域,它包括许多不同的投资方式,可以实现各种投资目标。 我们可以将ESG投资分为三个主要领域,每个领域都有自己的投资目标:(1)ESG整合,其关键目标是改善投资组合的风险回报特征;(2)对于基于价值的投资,投资者试图使其投资组合与其规范和信念相一致;(3)影响投资。投资者希望利用资本带来社会或环境变化(如减少碳排放) 在本文中,我们将关注第一个投资目标,即在投资组合管理中使用ESG来改进财务目标。 近年来,业内许多学者和研究人员分析了ESG概况与公司财务风险和绩效的关系。 研究成果非常丰富。以前的一些研究总结了1000多份研究报告的结果,发现企业社会性别特征与财务绩效之间的相关性仍不确定:虽然大多数研究发现企业社会性别与财务绩效之间存在正相关,但其他研究发现二者之间存在负相关或无相关。 这些不同的结论可能是由于ESG数据和所用方法的差异,特别是对因素暴露的控制程度。 然而,即使研究人员发现经济增长与财务绩效之间存在正相关关系,他们也往往只关注历史数据的分析,停留在统计规律的表面,无法解释经济原理 哈维、刘和朱(2016)的论文强调,这种纯粹以数据为中心的研究存在数据挖掘的风险,即样本内的数据存在过度拟合现象,而样本外的性能较差。 克鲁格(2015)提出,许多实证研究没有严格区分相关性和因果性 至于ESG与财务指标之间的相关性,一般的解释是ESG是财务指标的成因,但事实上这种传递模式也可能是相反的。 例如,ESG得分较高的公司通常更擅长管理风险,从而导致更高的估值;然而,估值较高的公司可能处于更好的财务状况,因此他们可以在企业社会团体投资更多的钱,这导致企业社会团体得分更高。 为了解决这些问题,本文采用了不同的方法。 首先,我们分析了企业战略集团向财务绩效的传导机制,并研究了企业战略集团的特征如何影响企业的价值和风险状况,而不是简单地考察它们在历史数据中的相关性。 然后,通过实证分析验证了这些传导机制 这种方法有三个优点 首先,它降低了数据挖掘的风险 其次,它降低了因暴露于共同因素而导致的相关风险 第三,通过对传导机制的研究,可以更好地区分相关性和因果性 事实上,我们的分析旨在解释ESG如何从根本上影响公司的财务状况,从而提供比简单的相关性研究更有说服力的证据。 在在线附录(见网站https://jpm.pm-research.com/content/45/5/69/ta B-增刊)中,我们展示了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股票指数(MSCIACWI指数的组成部分根据ESG评级重新加权)和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股票指数(根据ESG评级选择最佳股票)的关键业绩指标 这两个ESG指标都是基于MSCIESG评级,显示出较低的风险水平、较高的风险调整回报率和较高的估值,这与本文的研究结果是一致的 邓恩、菲茨吉本斯和波莫斯基(2016年)以及波塞等人(2017年)也发现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证券交易所的评级对股票回报和风险有积极影响。 本文的重点不是再现这些风险和收益的结果,而是解释这些结果的经济原理。 2.企业战略目标的重要性为了研究企业战略目标的特征如何影响公司的财务状况,我们依靠现有的公司财务模型来建立企业战略目标到财务指标的传递机制 埃尔加霍尔(ElgHoul)(2011)、格雷戈里、塔瑞安和惠特克(2014)表明,根据贴现现金流(DCF)模型(即以资本成本贴现未来现金流,并将公司估值表示为贴现现金流的总和),ESG状态对股票估值的影响可以分为三个部分:现金流、风险和资本成本 我们认为,区分股票的系统性风险和异质性风险非常重要。 格雷戈里、塔瑞安和惠特克(2014)的研究表明,系统性风险本质上是宏观经济风险。他们描述了所有公司通常面临的市场风险,例如商品价格、利率或通货膨胀率的风险。 系统性风险还包括行业范围的问题,如监管政策的变化、技术发展和闲置资产。 异质风险是公司特有的风险,也是单个公司面临的风险。 在分析ESG特征对公司估值的影响时,有必要区分系统风险和公司特有风险。 投资者通常可以分散公司的特定风险,因此只有根据系统风险才能确定股东的要求回报率。 在贴现现金流模型中,系统风险通常对应于资本成本(即贴现现金流模型中的分母),而公司特定风险对应于未来现金流(即贴现现金流模型中的分子) 我们使用标准的DCF模型作为分析的起点。 我们并不是简单地通过贴现现金流模型来分析ESG特征的影响,而是从投资者的角度,将ESG特征的影响分解为三种传导机制:现金流传导机制、异质风险传导机制和估值传导机制 前两种是异质传导机制,第三种是系统风险传导机制。 第四部分分析了两种异质传导机制 第五部分分析了系统性风险的传导机制 接下来,我们分析了社会性别的因果关系 然后,我们分析了企业社会责任评级变化的财务意义,检验了企业社会责任评级因素的强度和持久性,并与常见因素进行了比较 最后,我们论证了各种企业战略集团传导机制对财务绩效的影响。 3.数据和方法我们使用MSCIESG评级数据来验证三种传输机制。该股票集是2007年1月至2017年5月间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世界指数的成份股 库存集包含1600多种库存,并且完全分散。 本文使用巴拉长期全球股票模型(GEMLT)计算所有风险和因素。 在本文中,ESG因子被产业价值和市场价值所中和。 市场价值中和的方式是:MSCIESG分数线性回归到市场价值,截距项作为市场价值中和后的因子值 我们根据股权分置得分将股票分为5组,其中Q1组是股权分置评级最低的公司,Q5组是股权分置评级最高的公司 贝塔系数(Beta)和市净率(price-to-book ratio)等财务指标均基于巴拉的长期全球股票模型,以Z分数的形式计算。 在下面的图表中,对于每个财务指标,我们使用方形圆点表示过去10年的平均因子值,圆点表示当前因子值,竖线表示5%至95%范围内的因子值 在线附录总结了所有模拟的结果,包括相应的t统计数据。 4.异构传输机制在这一部分,我们将分析企业环境治理对公司特定风险和绩效的影响 公司的具体风险状况是通过DCF模型中的分子(未来现金流)来进行的,可以分为两个独立的机制:一方面,ESG转化为未来的机会,然后转化为盈利能力;另一方面,它被转化为对公司下行风险的保护。 4.1现金流传导机制现金流的传导机制可以概括为图表1 格雷戈里、塔瑞安和惠特克(2014)解释了现金流传导机制的经济原理:1 .ESG评级的公司比他们的同行更有竞争力 这种竞争优势可能源于更有效地利用资源、更好地开发人力资本或更好的创新管理。 此外,ESG评级公司通常更擅长为高管制定长期业务计划和激励计划。 2.ESG评级公司利用其竞争优势来创造更高的利润 3.更高的利润带来更高的股息 很难对公司的竞争优势进行定量分析。 因此,我们的实证分析侧重于现金流传导机制的第二步和第三步,即更高的利润和更高的股利 高利润和高股利的实证结果表明,ESG评级公司(Q5)具有较强的盈利能力,支付较高的股利,这一结论与Q1集团公司相比更为显著。结果如图2和图3所示。 股息收益率在我们的分析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因为坚持不懈的投资者通常有一个很长的投资周期(埃克尔斯和卡斯特贝利,2017) 古普塔、梅拉斯和苏亚纳拉扬(2016)分析了股息对长期业绩的重要性 他们将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公司指数的总回报分为三个部分:股价上涨贡献、股息贡献和股息增长贡献 如图4所示,随着时间的推移,股息对投资组合的回报贡献越来越大。 因此,ESG的高评级战略(如ESG全球指数)偏向高股息公司,以提高战略的中长期绩效。 4.2异质风险传导机制除了上一节的现金流传导机制外,公司特有的传导机制还包括异质风险传导机制,这涉及到ESG高评级公司如何管理其业务风险 他们的股价通常表现出较低的异质尾部风险,具体的传导过程如下图所示:许多学者的研究已经解释了这种传导机制的经济原理,如戈弗雷、美林和汉森(2009)、乔和纳(2012)、奥科诺穆、布鲁克斯和帕夫林(2012) 传动机构的原理概括如下:1 .在公司管理和供应链管理中,具有强大企业环境治理特征的公司通常具有高于平均水平的风险控制能力和合规标准。 2.由于其更高的风险控制能力,ESG评级较高的公司较少受到欺诈、腐败、腐败或诉讼案件等负面事件的影响(参见Hong和Kacperczyk2009) 这些负面事件可能会严重影响公司的价值,进而影响公司的股价。 3.风险事件的减少最终会降低公司股价的下行风险(即尾部风险) 不同的学者也通过实证分析证明了这种传导机制。 例如,Hoepner、Rezec和Siegl(2017年)使用波动性、下限和最坏情况损失等指数来衡量下行风险。结果显示,ESG高评级公司的下行风险较低,具有统计学意义。 我们现在将验证异构风险机制的每个步骤 更高的风险管理能力ESG风险暴露和风险管理水平的分析是MSCISE研究框架的支柱:MSCISE评级模型将衡量公司关键ESG事务的风险暴露和风险管理 在MSCIESG评级模型中,当风险管理水平与ESG风险暴露水平一致时,公司可以在关键ESG事项上获得更高的分数:ESG风险高的公司也必须具有更高的风险管理水平,而ESG风险暴露较小的公司可以采用更温和的风险管理模式。 对于企业环境治理风险敞口高但管理不善的公司,其得分低于管理水平相同且环境治理风险敞口较低的公司。 在全球行业分类标准(GICS)的157个子行业中,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金融服务集团评级模型仅包含少数具有最重要金融意义的关键交易 也就是说,那些不重要的企业服务外包交易不会影响公司的企业服务外包评级 本质上,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金融服务集团评级模型在考虑公司的风险缓解技术后,侧重于公司对关键ESG交易的剩余风险敞口。 降低负面事件的风险为了评估公司的风险管理能力(即减少负面事件发生的能力),我们研究了股价暴跌的频率。 具体来说,我们已经将3年内超过95%的单个股票价格的退出指定为异质风险事件。 在10年的观察期内,我们分析了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世界指数成份股中最高五分之一组和最低五分之一组的ESG评级公司。 图6显示了在整个10年期间,在最高和最低的ESG五分位数组合组中此类事件的发生频率。 在过去的10年中,ESG评级高的公司发生异构风险事件的频率较低,这表明ESG评级高的公司更擅长降低业务风险。 我们还通过使用不同的停药阈值(25%、50%和95%)和停药期(3年和5年)测试了结果的稳健性 在每一组参数设置中,环境、社会和健康评级较高的公司发生严重风险事件的频率明显低于环境、社会和健康评级较低的公司 较低的异质尾部风险根据Hoepner、Rezec和Siegl(2017)的研究结果,较高的风险管理水平最终对应较低的股价风险,尤其是较低的尾部风险 为了验证ESG特征与股价尾部风险之间的关系,图7比较了ESG五分之一投资组合的剩余波动率,即不能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集团(MSCIBarra)全球股票模型中的因素解释的波动率。 此外,峰度是尾部风险的常见度量,图表8显示了ESG五分之一投资组合中股票回报的峰度。 图表7和图表8都显示,ESG的高评级公司的尾部风险较低。 5.系统风险传导机制我们现在分析公司的环境、社会和治理状况如何影响其系统风险暴露,以及最终如何影响财务指标 在离散余弦函数模型框架下,系统风险暴露影响离散余弦函数模型的分母 5.1埃克尔斯、若安努和萨拉菲姆(2014年)、埃尔胡勒等人(2011年)、格雷戈里、塔瑞安和惠塔克(2014年)认为,通过下图所示的传导过程,良好的ESG条件可以导致更高的估值 传动机构的经济原理如下:1 .具有良好环境、社会和治理状况的公司不容易受到系统性市场冲击的影响,因此表现出较低的系统性风险 例如,能源或商品效率高的公司比效率低的公司更不容易受到能源或商品价格变化的影响,因此它们的股票价格较少受到相关系统性市场风险的影响。 2.在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APM)的框架内(见Ruefli,Collins and Lacugna1999),公司的贝塔系数有两个重要功能:第一,贝塔系数衡量公司的系统风险(低贝塔系数意味着较低的系统风险);其次,它将单只股票的系统风险溢价转化为股票的要求收益率 较低的系统风险对应于较低的贝塔系数,投资者要求较低的回报率。 这意味着公司的资本成本降低了 这一结论可以扩展到多因素模型,在该模型中,公司的系统性风险暴露是通过几个因素负荷来衡量的,而不仅仅是贝塔系数 3.最后,较低的资本成本直接导致传导机制的最后一步:在DCF模型框架下,资本成本较低的公司将具有较高的估值。 此外,Hong and Kacprczyk(2009)和ElGhoul等人(2011)的研究表明,较低系统性风险导致较高估值的传导机制也可以用投资者群体的相对规模来解释 作者认为,受两个因素的影响,ESG评级较低的公司的投资者群体相对较小:投资者偏好:许多规避风险的投资者和具有社会意识的投资者避免投资ESG评级较低的公司 信息不对称:对于ESG的高评级公司来说,公司与其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并不严重。 这是因为ESG的高评级公司通常更透明,尤其是在风险暴露、风险管理和治理标准方面 瑞士证券交易所(Swissre)(2017)报告提到,随着投资者逐渐将ESG纳入选股标准,投资者的投资范围将会缩小,这意味着ESG评级较低的股票将被排除在选股范围之外。 从长远来看,我们预计这些变化将鼓励上市公司进一步将企业战略管理纳入其业务范围,并扩大企业战略管理相关信息的披露。 这对投资者和公司本身都有利,因为它提高了抵御长期风险的能力。 因此,ESG因素将影响公司的估值和资本成本,并成为财务分析的一个组成部分。 接下来,我们将研究ESG评级如何影响系统风险、资本成本和股票估值。 5.2较低的系统风险图10比较了ESG五分之一投资组合的平均系统波动性,时间间隔接近10年,股票集合由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世界指数组成。 图表11比较了ESG五分之一投资组合的利润波动性。 图10和11显示,ESG评级较高的公司表现出较低的利润波动性和较低的系统波动性,这证实了ESG评级较高的公司具有较低的系统风险敞口。 5.3较低的资本成本(Lower Cost of Capm)在资本资产定价模型的框架内,资本成本由预期收益率决定,预期收益率通过股票贝塔乘以市场收益率和无风险利率之差,再加上无风险利率来计算 因此,更高的β值对应于更高的资本成本。 图表12比较了ESG五分位数组合的平均贝塔值,结果显示ESG评级较高的公司贝塔值较低,根据资本资产定价模型(CAPM model),它们的资本成本也较低。 更高的估值我们预计更低的资本成本最终会导致更高的公司估值。 图13和图14分别比较了ESG五分位数组合的平均市净率和预测市净率。 这两个图表显示,高ESG评级对应于高估值。 值得注意的是,估值传导机制得到了学术界和产业界的支持。 ElGhoul等人(2011年)表明,基于四个不同的指标,ESG评级的公司在控制公共因素风险的同时具有较低的资本成本。 邓恩、菲茨基博恩和波莫斯基(2016)的研究表明,ESG的高评级对应于低系统性风险和高估值。 此外,Melas、Nagy和Kulkarni(2016)的研究表明,ESG评级与价值因素PE、PB等呈负相关。,即ESG高评级股票的估值更高 此外,Desclee等人(2015年)在公司债券市场发现了类似的传导机制:在控制公共公司债券因素后,对于ESG评级的公司,它们的公司债券具有较低的系统风险和较低的利差 6.从相关性到因果性,更高的环境、社会和健康评级是导致更高的估值,还是更高的估值导致更高的环境、社会和健康评级?在分析这个问题时,我们会遇到“鸡和蛋”的问题 克鲁格(2015)研究表明,ESG评级和公司估值之间的因果关系并不清楚:ESG评级越高,通过降低系统风险和资本成本可能导致估值越高;与此同时,估值较高的公司可能会成为更成功的公司,它们可以在可持续发展方面投入更多资金,从而获得更高的ESG评级。 理解企业战略集团特征和财务价值之间的因果关系对于展示企业战略集团投资的益处至关重要。 本文传导机制的核心是企业环境治理特征会影响企业的系统风险和异质风险状况。 因此,我们研究了企业环境治理特征的变化对系统风险和异质风险的影响,以及这些风险的变化对财务指标变化的影响 这种分析有助于我们理解ESG评级变化如何影响ESG的投资策略。 因果关系的验证比相关性的验证更困难 在评估相关性时,可以简单地分析给定时间点的因子值,但是在验证因果关系时,需要分析因子值随时间的变化 另一个困难是,观察评级变化的可用时间相对较短,本文采用了进行机制分析的10年时间。 因此,由于时间序列相对较短等原因,我们期望因果分析的统计意义低于传导机制相关分析的统计意义。 为此,我们将因果分析的重点放在那些更容易为因果关系找到实证支持的传导机制上,即价值传导机制和异质风险机制。 6.1系统风险传导机制中的因果关系为了评估估值传导机制中的因果关系,我们分析了环境、社会和集团概况的变化对系统风险状况变化、资本成本变化和公司估值变化的影响。 经济学原理可以直接从上述估值传导机制的论点中推导出来:1 .1的改进。ESG状态意味着公司越来越不容易受到系统性风险的影响 2.较低的系统风险导致公司的资本成本较低 3.资本成本的降低导致估价的增加。 我们对上述估值传递机制中的财务指标的分析与上述分析的主要区别在于,我们现在评估公司的ESG概况的变化是否能够预测这些财务指标的变化 因此,根据ESG评级的变化,我们将股票分为ESG降级、中性(无变化)和升级三组,并计算每组股票的财务指标变化。 由于ESG特征主要影响公司中长期财务状况,我们关注ESG评级变化后3年内财务指标的变化,以降低系统风险。图表15显示了ESG降级、中性和升级组中公司系统性波动的变化。 与中性或降级公司相比,评级较高的公司系统性风险较低。 如在线附录所示,正如预期的那样,结果的统计显著性低于上述估值传递机制中的统计显著性。 降低资本成本类似于估值传导机制,我们使用公司贝塔(Beta)来反映其资本成本。 在图16中,我们检查了ESG评级的变化是否可以预测公司测试版的变化 我们发现,与降级公司相比,ESG评级较高的ESG公司的贝塔系数相对较低 结果的统计显著性低于价值传导机制分析中的统计显著性。 估值上升原因分析的最后一步是研究资本成本变化对公司估值的影响 我们在图表17中分析了这种关系,并检查了预测电生理的变化。 我们发现,与降级相比,升级导致预测市盈率相对下降,这表明估值有所上升。 总之,我们利用与ESG评级变化相关的财务指标变化来分析估值传导机制的因果关系。 由于分析周期短,结果的统计显著性低于估值传递机制分析。 为了提高分析的统计意义,需要更长的时间序列,这将是未来研究的重点。 6.2异质风险传导机制中的因果关系比估值传导机制更具挑战性,验证现金流传导机制和异质风险传导机制中的因果关系将更具挑战性。 在上面的文章中,我们发现了ESG评分与负事件频率之间最显著的相关性,因此我们主要关注ESG评分变化与负事件频率之间的关系 图表18显示了评级上升和下降的股票的不同风险状况(以负面事件的频率衡量)。 在10年观察期内,评级较高的公司发生负面事件的频率低于评级较低的公司,这表明评级变化可以更好地预测异质风险。 简而言之,在分析系统风险与异质风险传导机制之间的因果关系时,我们发现与评级较高的企业相比,评级较低的企业具有较高的系统风险和异质风险。 7.ESG动量估值、盈利能力和其他财务指标的变化可能是α的来源。因此,ESG概况的变化对财务指标变化的影响不仅可以用来检验它们的因果关系,还可以用来预测股票回报。 例如,格雷戈里、塔瑞安和惠塔克(2014年)指出,由于企业战略集团特征通过系统风险影响公司的估值,公司企业战略集团地位的变化可以用来预测估值的变化,从而预测股票回报。 纳吉、卡萨姆和李(2016)通过实证分析发现,基于ESG评级变化的投资组合表现优于基准,也优于基于ESG评级的投资组合 我们称ESG评级变化为ESG动量,这可能是预测股票回报的一个重要指标。 为了验证ESG动量因子的有效性,我们将ESG动量因子定义为行业调整后的ESG得分的年度变化,根据ESG动量因子构建五分位数组合,并比较最高组Q5和最低组Q1的收入。 图表19中的结果显示,最高组Q5的表现明显优于最低组Q1。 因此,静电陀螺动量是一个有效的因素 现有文献也支持ESG动量的财务价值。 例如,汗、萨拉菲姆和尹(2015年)利用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会计准则(MSCIESG)评级数据构建了ESG得分变化指标(即ESG动量),并中和了规模、账面市值比、杠杆率、盈利能力、研发强度、广告强度、机构份额和行业 然后,股票收益率回归到中和后的ESG动量 作者发现ESG动量对股票收益有显著的预测能力。 8.因素的强度和持久性传导机制和因果关系的分析也导致ESG评级与传统因素之间的差异 这些差异包括信号强度(即单位时间的因子性能)和信号持久性(即信号有效的时间长度):强度:考虑到ESG评级对传输机制的影响,特别是对系统风险和异质风险的影响,我们认为ESG评级因子的强度低于动量或低波动等常见因素。 持久性(Persistence):即使在ESG评级上升三年后,其风险降低效果仍然存在,这表明ESG作为投资信号的时间跨度相对较长。 接下来,我们定量地评估了静电陀螺仪和常见因素在强度和持久性方面的差异 我们使用因子的信息比作为因子强度的度量,因子稳定性作为因子持久性的度量。 因子稳定性定义为月末因子暴露和三月前因子暴露之间的横截面相关性。 结果表明,动态因素(例如动量)具有非常高的强度(即高红外),但是它们的耐久性相对较差。 股息收益率等防御性因素具有中等强度和中等持久性。 两个最持久的因素是静电陀螺仪和电子秤,但它们的强度相对较低 静电陀螺动量比静电陀螺本身表现出更高的强度,但其耐久性也很差。 事实上,根据我们的历史分析,ESG评级强度-持续性曲线不同于大多数其他因素,这对如何使用传统因素和ESG评级因素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虽然传统因素在量化策略中非常流行,但这些因素策略通常具有较高的周转率,而ESG评级因素具有更好的持久性,这使得它们特别适合整合到基准指数中。 此外,将传统因素与ESG因素相结合,不仅可以获得传统因素在短期绩效方面的优势,还可以获得ESG评级因素在中长期风险降低方面的优势。 9.结论通过对传导机制的研究,我们分析了企业战略集团对公司价值和绩效的影响:一方面是通过影响系统风险(较低的资本成本和较高的价值),另一方面是通过影响异质风险(较高的盈利能力和较低的尾部风险暴露) 因此,从企业战略集团特征到财务价值的传递是一个多渠道的过程 这不同于要素投资,因为对于要素投资来说,其传导机制通常较为简单和一维 此外,还发现ESG评级在强度上低于传统因素(如动量或低波动因素),即ESG评级因素的信息比率相对较低,但ESG评级因素具有良好的可持续性,通常可持续数年。 动量等传统因素通常只持续几个月,因此它们适用于要素投资,而不适用于长期基准指数,而ESG评级因素更稳定,因此它们适合整合到基准指数中。 10.参考[1]卡彭特,g .,安藤。怀曼。2009.”责任投资:方法、回报、影响.”美世投资咨询公司。[2]德斯利,阿,达恩金,阿,迈特拉,andS .波尔本尼科夫,2015,“企业债券的环境保护和绩效”巴克莱银行统计投资组合策略。【3】邓恩,j .,S .菲茨基邦,和l .波莫斯基,2016,“通过环境、社会和政府风险评估”AQRCapitalManagement。【4】埃克尔斯,r .,I .若安努和g .萨拉菲姆,2014,“组织过程和绩效的影响或可持续性”管理科学60(11):2835–2857。【5】埃克尔斯、雷和卡斯特贝利,2017,“启示:如何通过全球机制建立可持续的价值”StateStreetCorp。【6】ElGhoul,s .,O.Guedhami,C.Kwok,AnD . Mishra . 2011 .“企业社会责任是否影响资本成本?”银行和金融期刊35(9):2388–2406。【7】富尔顿,m .,B .卡恩和夏普勒斯,2012,“可持续投资:建立长期价值和业绩”德国银行气候变化顾问公司。【8】戈弗雷,p .,C .美林和j .汉森,2009,“企业社会责任和股东价值之间的关系:风险管理假说的精神检验”战略管理entJournal 30(4):425–445。【9】格雷戈里,a .,R.Tharyan和J.Whittaker,2014,“企业社会责任和公司价值:分解现金流、风险和增长的影响”商业伦理杂志124(4):633–657。【10】Gupta,a .,D.Melas,AnD . suryanarayanan . 2016 .“global market AnD return drivers:analysis FORTHErminations,Norway”MSCIResearchInsight。【11】哈维、c、刘和朱…和“预期转向”部分。”2016.回顾金融研究29(1):5–68。【12】Hoepner,A.G.F .,M.Rezec,andK.S.Siegl.2017 .“投资流程中的应计基金是否应受信托责任限制?:区域列表项目测试。”可获得性服务参考网:https://ssrn . com/abstract = 1930189或http://dx . doi . org/10.2139/ssrn . 1930189 .【13】Hong,h,and m . Kacprzyk . 2009财经杂志93(1):15–36。【14】Jo,h,AnD . na . 2012 .“是否降低公司风险?证据来自争议行业。”商业伦理杂志110(4):441–456。【15】Khan,m .,G.Serafeim,andA.Yoon.2015,“企业可持续性:第一证据——物质性”帐户视图91(6):1697–1724。【16】克鲁格,第2015页,“公司利益和股东健康”金融经济学杂志115(2):304–329。【17】梅拉斯、戴德、纳吉和库尔卡尼,2016,“工厂调查与整合”MSCIResearchInsight。【18】Nagy,z .,A.Kassam,AnD . Lee . 2016 .“canesGaddalpha?一项关于倾斜和即时策略的分析。”《华尔街日报》25(2):113–124。【19】伊科诺穆,伊,布鲁克斯,和帕夫林,2012,“金融风险和实用性的影响公司或社会绩效:纵向分析”金融管理41(2):483–515。【20】Porse,e,H.Fredriksson,C.Grapenfelt,A . Flt,和H.Svensson.2017,“CrackingtheESGCode”北欧公平搜索。【21】鲁弗利,特,柯林斯和拉克尼亚,1999,“风险测量与战略管理研究:奥尔德朗森?”战略管理杂志20(2):167–194。【22】瑞士,2017,“负责任的投资——塑造未来金融归属”公司代表。可用时间://美国Www.swissre.com/about/关于我们的业务/资产管理/负责任的投资_ _塑造investing.html的未来。风险提示:文献中的结果都是由相应的作者通过历史数据统计、建模和计算完成的。当政策和市场环境发生变化时,该模型有失败的风险。 前期关联证券研究报告:西学东渐——海外文献推荐系列之四十三

发表评论